北京幻音音乐分享组

借助ACG的东风,北斗企鹅如何进行声优偶像化探索?二次元

数娱梦工厂2019-05-07 08:18:09

目前北斗企鹅的配音能实现周更动画6~7部的产能,2015年北斗企鹅的流水达到600多万人民币,2016年预计收入还要翻一番,制作业务本身就能实现自负盈亏。但配音本身的利润并不高,想要突破天花板,北斗企鹅正在进行各种探索和尝试。


 

伴随着二次元行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配音演员开始从幕后走到台前,希望如同日本声优那样,成为直接面向观众的艺人。


近年来,国产动画番剧产量大增,为这些配音演员提供了更多的工作量与曝光机会。传统影视配音往往会要求配音演员配合影视剧和影视演员,尽量弱化自身的存在感,但是动画非常需要声音表现力,这让声优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和存在感。同时,声优是联结虚拟的二次元世界与三次元受众的纽带,观众很容易把对作品与角色的热爱移情到现实的声优身上。


北斗企鹅就是国内最早借助国产动画东风而兴起的声优团体。2012年,借着动画《十万个冷笑话》的热潮, 4名参与配音的声优成立了北斗企鹅工作室。最初,北斗企鹅还没有脱离配音行业传统的棚主制模式,因为不想产生多余的中间成本而没考虑成立公司。但市场的变化与传统模式天花板的到来让创始人们开始谋划新的出路,并在2014年正式公司化运营。


北斗企鹅的联合创始人slayerboom(真名:郝祥海)在接受数娱梦工厂专访时表示:“如果还停留在搭班子的作坊式模式就太狭隘了,行业也根本走不远。最初我们也很担心行情以及市场认知度,玩命地接项目来盈利,现在扛过来了。去年年底开始,经营也越来越好,感觉我们的好机会到了。”


1主打声优产品还为时过早,要靠ACG扎稳脚跟


如今,越来越多的声优开始成立工作室乃至注册公司,将声优推向台前。而北斗企鹅工作室最特殊的一点就在于,成立以来从来没有为传统电视剧配音过,基本专注于ACG领域,偶尔会接一些真人网络剧的配音。


这是一个很有“二次元基因”的团体——虽然核心团队成员都是从传统行业走出,但他们最早却是在网络配音圈渐渐知名起来的。早些年,几乎没有如同日本动画一样的面向二次元人群的周更动画番剧,也没有成熟的主打声音产品的产业,国内喜欢二次元的配音爱好者聚集在网络,为日本动画配音或是配一些广播剧等。


在《十万个冷笑话》里配了蛇精而被更多人熟知的山新等人,最早就是网配圈的大神,也是所谓“网配”转“商配”最成功的案例。现在北斗企鹅的成员们对外依旧是用着在网络上成名的“艺名”。


但也因此,北斗企鹅也很容易被认为是草台班子。对此,slayerboom表示:“我们都在传统行业里磨炼过,只是因为兴趣才专门出来做ACG相关配音。而且最近我们杀入了译制片领域,为译制片配音对传统配音演员来说是一项殿堂级的工作,这也能让更多人接受我们,尤其是娱乐行业的专业人士。”


 

今年暑期上映的《哆啦A梦:新大雄的日本诞生》正是由北斗企鹅工作室担任配音,从选角到润色台词到录制再到后期监督混音,北斗企鹅工作室参与了全部环节,公司创始人之一的藤新担任译制片配音导演,完成了八一电影制片厂安排的工作。


在slayerboom看来,未来两年声优是朝阳产业,除了二次元行业的发展,也因为现在的观众已经有了分辨能力,能听得出配音的好坏与声音的差异。而北斗企鹅也将继续专注二次元领域,参与译制片配音也将以动画电影为主。


“现在就主打声优产品还不现实,除去核心粉丝,大多数受众还不会去听声优原创的广播剧之类产品,而是更愿意看动画,因此现在要借助ACG让声优站稳脚跟。”slayerboom对数娱梦工厂(微信公众号:D-entertainment)表示。


2配音利润微薄,声优商业模式如何拓展?


2014年注册公司后,北斗企鹅继续以往接订单的模式运营了一段时间。而到了2015年,公司开始转型,想要抛弃传统模式:即接到订单后租录音棚,然后像班主带着团队就一个项目合作。


北斗企鹅开始建立了录音棚,有了制片人,并形成了自己的制片体系,开始做后期整包工作,已经能为《哆啦A梦》这样的动画进行整体制作。


Slayerboom表示:“以前都是自己配好了音交出去,但是现在的片子,比如《灵域》,会整体拿来做后期、混音等,作为北斗企鹅工作室出品的作品。公司作为制作团队,已经形成了系统性的工业化制作流程,每一个环节都有专门的负责人,因此即使再多接几部周更番,也能保证不出乱子。现在业内都不是用谁的配音技术水平最好来标榜竞争力,而是看谁的整体制作流程最好,最能让所有客户和观众满意。”


 

不过,虽然《十万个冷笑话》走红,加上动画产量增加,以及和有妖气、腾讯动漫等平台,以及绘梦动画、好传动画等动画制作公司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北斗企鹅现在并不缺工作量,仅周更动画就参与了6~7部,2015年的流水600万左右,今年还要翻一番,制作业务本身就能实现自负盈亏。


但是这个业务有天花板,而且利润很低。北斗企鹅现在自有两个录音棚,下一步想要继续扩张产能,需要场地,新建两个录音棚,并且也要给新人做教学培养,为此需要融资。


 

“我们2015年开始融资,最初只是想把精力花在制作上,但这样是吸引不到投资方,直到今年年初,改变策略后拿到千万级别的天使轮。” Slayerboom告诉数娱梦工厂(微信公众号:D-entertainment)。目前,北斗企鹅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以推广“北斗企鹅”这个品牌和声优艺人。


目前为了推广公司也开始做一些节目,比如《北斗新番导视》,以及尝试做一些自己的IP,生产自己的产品,比如广播剧、可视动画等。今年年底还要开教学班,对艺人的培养也形成工业化流程,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培养团队的后备力量,会从专业院校招人,或是去挖掘配音行业新人,也会从网配圈中挑选。


Slayerboom认为,“日本声优的收入早已不单在配音本身,我们也希望这样,不要当配音民工。现在还想做落地演出,其实之前有过一些尝试,也吸取了很多经验教训,比如不能单纯拿个台本在台上念。明年会推出多方位的表演形式,演出中加强和观众的互动。什么样的形式都会尝试,因为不知道哪种形式更容易被观众接受。”


事实上,很多声优个人和团体都在尝试各种形式来进行包装,比如北京知名的配音工作室光合积木就做过线下的“声优剧”,为甄嬛配音的季冠霖运营起了公众号冠声学院往新媒体方向发展。整个配音行业实际上都处于一个变化中的过程,知名的配音演员都在尝试,如何成为一名“声优”。


日本模式可以被借鉴,但现在还很难照搬。日本虽然整体市场比中国小,但是看动画的人群比例远高于中国,并且没有所谓次元壁,二次元文化融入了他们的生活。“如果现在直接照搬,国内还没有那么好的土壤,很容易被视为亚文化。” Slayerboom说。


数娱梦工厂现已覆盖新浪微博、虎嗅、钛媒体、界面、百度百家、新浪创事纪、今日头条、搜狐、腾讯、网易、DT财经、艺恩、一点资讯等。

内容交流与资源合作请联系:

shuyumgc@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