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幻音音乐分享组

“好声音”变“新歌声”,当年有人气现在很“气人”,音乐偶像的路子就这么野起来了?

首席娱乐官2019-12-07 08:46:17


作者| 刘婧 编辑 | 栾延群

 

今年国庆假期,好生热闹。不仅大银幕上演票房争夺战,鹿晗和关晓彤的恋情也刷爆了流量,传统电视有《中国新歌声》,选出了今年音乐选秀类节目最后一个冠军。



只是很明显,在《中国有嘻哈》结束近一个月后,被淘汰的欧阳靖,依然在《脱口秀大会》里面人气爆棚。《中国新歌声》的新晋冠军扎西平措,在“巅峰之夜”连热搜都没有登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除了《中国有嘻哈》,《快乐男声2017》、《明日之子》都在今年悄悄分走了《中国新歌声》的流量。


陈奕迅在《中国新歌声》中,用“唱商”总结了为人所喜欢、需要歌手应具备的特质。其实,一个好的节目亦然,除了节目本身策划、制作要有保证外,能不能打动、吸引观众,则要看这个节目的整体运作能力了。有网友总结到:《中国有嘻哈》赢在话题,《快乐男声》赢在叙事,而《明日之子》赢在了“妖艳贱货”。那《中国新歌声》在围剿当中,输在了哪儿?


 

虽经典但不新鲜

歌声变“老”又是“综N代”的锅?


新一季《中国新歌声》于7月14日在浙江卫视正式回归,同时导师团队更换,且加入了一位歌坛巨星——陈奕迅。无论从导师团队还是播出平台来看,这都是一档堪称黄金配置的节目,但相比第一季,市场反应却有些差强人意。首期节目的收视率为2.604,而第一季同期为3.843。


在改名之前,该节目已经成功运作了四季,这一次也是改名后的第二季。有着六季旺盛生命力的《中国新歌声》,绝不是说市场一变,它就怂了。毕竟无论哪一季,都会有其他节目要与之抗衡。歌声变“老”了,气势逐渐低迷,又是“综N代”的锅吗?


第一锅:没有套路。自古情深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在节目一茬接一茬兴起的综艺界,没有套路就太抓不住大家眼球了。细数一下今年各大音乐选秀节目的套路,《快乐男声》霸道“随我”,《明日之子》引领“厂牌”理念,《中国有嘻哈》大玩“双冠军”、“嘻哈侠”、“Freestyle”。


而《中国新歌声》的主要理念是“真声音、真音乐”,确实,让音乐持续发展,“真”是必要的。但在一档综艺节目中,观众除了听,更需要“看”。这个“看”,主要靠剪辑。除了剪辑本身能让内容有张力外,更重要的是,剪辑中所催生的话题,是节目之外看点的必要延伸。



虽然《快乐男声》和《中国有嘻哈》的剪辑,被网友诟病有抄袭嫌疑。但在学习国外制作经验的时候,这两档节目确实通过剪辑,发散了更多歌唱之外的东西。《快乐男声》在晋级赛一场时,300人分别跟随3位导师。后期组交叉剪辑,保证了每一队的曝光度。同时,节目非常下得了“狠心”。除了担起叙事线索的主要人物,大部分人的表演片段全被剪碎。节奏之快,颇有鬼畜视频的趣味。《中国有嘻哈》更是将叙事一贯到底,据后期公司负责人透露,《中国有嘻哈》后期制作是一个六十人左右的团队,还分为ABC三个小组。在拿到节目素材之后,首先会根据现场发生的所有事情、后期导演在现场看到的事情,与编剧组等一起整理出一个整体的构架,“这一期我们究竟要什么”,然后进行所有素材的筛选、粗编。因此,那些battle和diss的过程才更加让人血脉喷张。



《中国新歌声》也尝试着有套路,可是却不够有特色。虽然很突出导师之间对话、点评、抢人、玩笑等等细节,但没有主线,也没有伏笔,只能激起一时的笑点。唯一有点新意的套路,就是导师椅的新款设计了吧。


第二锅:固守套路。《中国新歌声》并没有将更为年轻、更为互联网化的套路玩好,另一方面,这个节目又太固守自己的套路。


或许节目的名字是这档节目的紧箍咒。冠以“中国”二字,节目也不及其他三档节目玩得开,这一点在歌手、歌曲的选择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中国新歌声》的参赛选手多是圈内专业做音乐的。音乐专业基础扎实,但是,综艺感太欠。陈奕迅的“唱商”理念便是对这个现象的最好总结。而其他三档节目,选手都个性十足,甚至千奇百怪。



《快乐男声》、《明日之子》里不乏很多“鲜肉”选手,用颜值秒杀了许多观众。但颜值之外,是选手本身的特质。《快乐男声》出现了不靠颜值也不靠唱功,单靠通过大数据计算晋级概率的黄榕生;《中国有嘻哈》里狂放不羁的GAI和PG One怼到不行;《明日之子》里的各种美颜,也是亮瞎眼睛。这些有特色的选手,带动了原创民谣、嘻哈等小众风格歌曲的走红。反观《中国新歌声》,多是《穷开心》、《无条件》、《淘汰》、《从前慢》、《美若黎明》等老歌,甚至是老情歌。唱功有余,风格不足。


赛制也是《中国新歌声》难以割舍的老套路。《快乐男声》设计音乐召唤师,陪伴选手前行;《明日之子》由杨幂、华晨宇、薛之谦,从美颜、魔音、独秀三个赛道养成偶像;《中国有嘻哈》则是吴亦凡、张震岳&热狗、潘玮柏化身明星制作人。当其他节目都在去评委化、由选拔变为养成时,《中国新歌声》仍旧保留“导师”称谓,不够亲切和年轻。

    

“综N代”只能说明节目本身是很有生命力的,但为何一手好牌却打成这样,实在需要自己反省。

 

要细分、有“网感”

抓住“95后”是王道


《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引爆了2012年盛夏季节的荧屏,以较高水平的素人选手演绎通俗歌曲,凸显综艺里音乐的专业性。一首首流行歌曲在经过选手的重新诠释之后,相继被广为传播,而这些拥有新鲜面孔的选手也给大众吹来了一股清新之风。


随着综艺的快速发展所带来的同类型节目快速衍生,观众一方面发生了固有的周期审美疲劳,另一方面更具新意的节目加速了这一过程。这个时候以《蒙面歌王》、《我是歌手》为代表的第二代音乐综艺应运而生。前者制造了一种悬念感,后者强调了一种竞技性。对比第一代音乐类综艺,明显在可看性上上升了一个台阶。



而现如今的《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等节目标志着音乐综艺已进入3.0时代。挖掘以往不被大众所注意的细分领域,契合年轻人的表达方式和心灵诉求,这些节目在内容和形式上较之以往已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中国有嘻哈》让音乐又进一步细分到嘻哈领域的节目,这个节目一开始就被贴上了“小众”的标签,节目为此在招商上还碰了一些壁,因为过于小众的节目都会让不少资方望而却步。但也正因为小众,它绕开了充斥荧屏的无论歌手还是素人对于通俗音乐演绎的竞争红海,专注于嘻哈音乐反而会给大众带来一种新鲜感。在第二期节目中,明星制作人吴亦凡在点评选手表现的时候,不仅改观了之前被人质疑水平不够的印象,也给大众普及了关于嘻哈音乐的知识。



此外,可以看到,今年大热的三档音乐选秀节目都是网综。不得不说,在网络的世界里,这些节目的创意更为大胆,也更能借助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技术,将节目时空进行延展。《快乐男声》专门开辟云唱区,通过直播的形式,让粉丝拥有真正决定偶像去留的权利;《明日之子》独创虚拟音乐人荷兹同台竞技,并在尝试打造偶像闭环产业链;《中国有嘻哈》则是深谙年轻人的心理,让话题一直与节目并行。


    

与之相比,《中国新歌声》仍在尝试抓住广谱观众群,但却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核心观众层。如果说,先前不断崛起的真挚又纯粹的好声音,让浮躁的音乐圈突现一股清流。那么,清流想要流得更远,则需要在岔路口勇敢做出一个选择。固守一方,只能成为一潭死水。

    

《快乐男声》总导演陈刚在节目策划之初,特意跟一批“95后”聊了聊她们心中的“idol”;而《明日之子》的导演马昊也坦诚,选秀是年轻人最能重塑价值观的选择。将年龄层、喜好层区分开来,有的放矢地对不同圈层文化进行开拓,紧抓“95后”才是大势所趋。毕竟,《超级女声》过后的历届选秀结果已经在暗示:分众时代再难造出全民偶像。

>> 热文 <<

2016电影|2016电视|2016VR|2016直播|2016电竞|2016泛娱乐

阿里影业|腾讯|万达传媒

华谊兄弟|华策影视|光线传媒|博纳影业

北京文化|欢瑞世纪|新丽影视|耀客传媒

完美世界|正午阳光|阅文集团|中影

蓝港影业|映美传媒|圣世互娱|嘉行传媒

优酷|腾讯视频|爱奇艺|芒果TV|A站|B站


>>招聘信息<<

招新媒体主笔、运营、实习生等,点击查看!

发送“姓名+职位”和个人简历至邮箱:hr@entb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