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幻音音乐分享组

“偶像”周艺轩:谁说Idol Rapper没有嘻哈魂?

爱奇艺生活家2019-04-29 10:26:48




Underground Rapper即“地下”说唱歌手,他们一般不以牟利为目的,没有商业的限制和包装,因此有没有真正的实力在圈里通常显而易见,也很容易被淘汰掉。“混得起”地下的 Rapper通常实力是被大众认可的,因此这群自力更生的人,常常对那些偶像组合出身的Rapper “不屑一顾”,认为他们只凭高颜值,有钱有背景,甚至可以找“枪手”写歌词。不难看出,在《中国有嘻哈》中,偶像 Rapper与地下Rapper各成一派,且不论是不是节目剪辑效果,但随着节目的播出这种对立变得愈加明显。作为国内小有名气的男子组合UNIQ队长兼团队中的Rap担当,周艺轩自然成了被Diss的对象。





“我要登上这个舞台”


当被制作人张震岳问及参赛原因时,周艺轩回答:“希望自己可以拿掉偶像的光环,作为一个 Rapper 来跟所有人公平竞争。”为了参加《中国有嘻哈》,周艺轩放弃了一部大制作的 IP 网剧,“当时我老板已经把戏都谈好了,价格也说定了,就差签合同了。一听到要办这个节目,我想都没想就参加了这边。”作为偶像 Rapper 参赛,周艺轩自己也形容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在嘻哈以外的圈子已经有一定的关注度和粉丝量,再去参加节目,很可能出现变数。


果不其然,很多负评随之而来。在一对一对决中他主动选择女生被吐槽,与制作人互选环节选择已满员的吴亦凡战队更是给人一种“为了炒作”的感觉,地下 Rapper 们对他的“另眼相看”也让观众戴上了有色眼镜……那段时间,周艺轩的微博评论一下变得“不忍直视”。


参加节目,对周艺轩来说是实现嘻哈梦


以前得到的大多是粉丝的鼓励,突然之间有很多人批判、指责自己,让他一时间难以适应,没想到节目所谓的魔鬼剪辑会让自己受到如此大的影响。“真实情况是双方会有一些良性的摩擦,但并不像节目上展现的那样夸张。人为的制造一些冲突,让观众感觉两边的火药味很浓,可能这样大家才会去关注。”对于所谓的找“枪手”代写,周艺轩显得有点无奈,“我好像没有那么多钱去找‘枪手’,歌词是表达我自己想法的,如果这都要代写,我就不用来参加节目了。”


《中国有嘻哈》制作人吴亦凡与部分选手合影


有四年练习生艰苦历练的他,生活并不世俗化,也不单一,因此写故事对他来说其实并不难,加上初中时就听一些欧美的 HipHop歌曲,开始接触嘻哈音乐,所以就嘻哈文化而言,周艺轩不算新人,“我高中的时候也穿那种宽裤子、Old School风格的大裤衩,然后穿很宽松的衣服,那时候我还很瘦,感觉整个人像装在一个大套子里,还戴着帽子,走路垮垮的。”


当时周艺轩读的是重点高中的实验班,原本可以考上不错的大学、找到一份安稳的工作,但他却向父母提出了想学音乐的想法。父母没有反对,只有一个要求,“我爸对我说,这条路我要是选择了,跪着也要走完。因为他们不是音乐这个圈子的,所以什么忙都帮不上,唯一能做的是尽力让我能吃饱喝足,把学费交上。” 就这样周艺轩进入北京现代音乐学院学习。上大学期间,他兼职当过舞蹈老师,也跑过很多演出,可是离成为艺人的路还很远。他和朋友去看Rain北京五棵松体育馆的演唱会,开场半小时后买了300块钱的黄牛票,位置离舞台老远。谢幕的时候,周艺轩和他的几个朋友还对着舞台有点“矫情”地大喊:“我们要登上这个舞台!”


吸引力法则


有一年春节在家,一位做舞台演出的副导演打电话给他,想请他当助手,往舞台导演方向发展,前景和条件都不错,但周艺轩却拒绝了,他还想再坚持半年,等待时机。说来也巧,从老家回到北京后,他偶然间参加了一个比赛,并被乐华娱乐公司看中。“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一本叫《吸引力法则》的书,讲的是如果你经常去想一件事,那件事就很容易被你吸引过来,很容易发生在你身边。”回忆这段偶然,周艺轩显得很兴奋,当时的他没想到仅仅几个月后,自己能作为同公司的前辈韩庚的嘉宾伴舞,站上了Rain表演过的舞台。


签约后,周艺轩被送往海外进行为期四年的训练,开始了练习生生涯,每天过着练习室、寝室之间两点一线的生活。健身、声乐课、韩语课、再到连续八小时的舞蹈课,一天的训练安排得满满当当,Rap风格定位的周艺轩还要增加额外的说唱课。毫无喘息的训练节奏,让他到了有休息时间都不知道该做什么的状态。


摄影 | 李英武


“当练习生的时候跳舞跳吐是很正常的事情。”周艺轩回忆起有一次训练迟到,老师很生气,直接略去了原本的热身环节,让他们匆忙吃完饭后直接开始全力的舞蹈训练。为了维持八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周艺轩吃了不少,跳舞的时候胃特别撑,跳了一段就冲去洗手间吐了,“在跳有些动作激烈的舞蹈时,流汗很多也很渴,但是因为胃一直在抖,水喝不进去,一喝进去就能喷出来,会到那种程度。” 他还受过好几次伤,手腕和脚腕尤其严重,“冬天的时候起雾,镜面上看不到自己,我们跳到地板上全是汗,因为跳舞的时候要换位置,换的时候快了或者是做一些地面动作的时候,脚下一滑,手一撑,手腕的韧带就受伤了。”去医院打上石膏的第二天,他就回练习室继续训练。若是脚腕受伤,就搬凳子坐在舞蹈教室后面,上半身学习动作,“那时候不会想着自己好苦、好累、想放弃,而是想着我不要受伤,我不要被淘汰。”


虽然身在国外,但周艺轩仍关注着国内嘻哈音乐的动态。练习室里有电脑,他就上网搜歌来听。国外曾经有位制作人对他说“中国好像没有嘻哈文化”,周艺轩气得不行,立马怼了回去:“中国怎么会没有嘻哈?”还给对方听了几首歌,告诉他中文也可以说唱。“别看我是个Idol,很多地下Rapper当年没有火的时候的歌曲,我都听过。”隐藏组合、龙井、南征北战、Higher Brothers,包括如今一同参赛的欧阳靖、红花会等,周艺轩如数家珍。那时候他还常常深夜“躲在”洗手间写歌词,“成员们都睡了,洗手间的灯光不会打扰到他们。”



比赛过后,通过身边朋友的疏导,周艺轩对恶评也思考了很多,“有时间在我微博底下骂我的人肯定不是Rapper,也没有时间做音乐,往往是一些要发泄情绪的人,所以没必要在意他们说的东西。”现在的他看开了,“参加节目不管做得好不好,都会被人评价,总有人能找到角度黑你或是称赞你。”


《中国有嘻哈》收官之夜,周艺轩发了一条微博,感谢编剧把自己变成了“反一号”,但也同时感谢“被黑”磨练了他对抗非议的能力。周艺轩从不后悔参加比赛,正如他在微博上写的那句话:我战斗过,我不后悔。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记者问:“偶像 Rapper有可能出现一个代表吗?”周艺轩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随后又笑着说:“这段不要放,不然我又要被Diss了。”


中国有嘻哈吗?

Q=《北京青年》周刊

A= 周艺轩


Q:大家对偶像 Rapper 似乎有些偏见?

A:大家觉得偶像Rapper就是靠颜值,都没有能力和想法。可能偶像Rapper写出来的东西和其他 Rapper是不同类型的,但是大家都同样在为嘻哈付出努力,没必要抱着偏见去看待这些问题。我自己已经尽力把这个标签放下了去参赛,但是别人还是会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我,所以我做什么在他们眼里看来都还是偶像Rapper。


Q:比赛到最后留下来的都是Underground Rapper,你会不会对Idol Rapper这个圈子有点失望?

A:不会,我觉得他们能走到最后一定有他们的理由。不管最后是他们站在舞台上还是我们,大家的目标达到了:这个节目火了,大家开始听嘻哈,嘻哈成为主流文化,谁站在舞台上其实没有太大区别,我觉得挺开心的,至少大家关注起这个文化了。PG One、TT、艾福杰尼他们现在走在先锋位置,属于潮流人物,但是他们同时也代表了嘻哈文化。我也很欣赏他们,一直在看和学习他们的现场。


周艺轩与《中国有嘻哈》选手VAVA


Q:如何看待《中国有嘻哈》这个节目?

A:现在有一个误区,节目中的特效会特意显示单押、双押,节目组把这些技术性的东西看得越来越重了。这是一个杠杆,如果把单押、双押这种技术性的东西放在第一位的话,词的连贯性、逻辑思维和表达力就会下降,这两者需要保持平衡,当时我在写词的时候就会综合考虑。有时候可能写出来的词特别押韵,现场念起来特别炸,但是大家都听不懂歌词的含义。有些人可能用一首歌讲一个故事,但是押韵只押一个字,我觉得不能说用技术去评价Rap,一首歌好听才是最重要的。


周艺轩与《中国有嘻哈》选手Bridge


Q:为什么一直坚持做嘻哈音乐?

A:我其实每一段时间都有不同的规划,拍戏的时候集中以演员的身份活动,做音乐的时候就是Rapper,不用让自己局限化。但是嘻哈音乐我是一定会做下去的,虽然这条路很难。有的人可能觉得我很傻,明明公司有那么多好的资源,可能机缘巧合就红了。但是我认为还是要不忘初心,既然我选择从音乐开始,我就要继续走下去。





《中国有嘻哈》的播出让更多的underground rapper从地下走出来,让更多的Idol rapper得到认可,“嘻哈文化”得以在年轻人中流行。


“freestyle”、“love&peace”、“real”成为街头巷尾津津乐道的热词。嘻哈文化在中国逐渐热起来,大家热爱嘻哈文化,喜欢嘻哈传达的一些自由、随性与真实。


今天,小编就再给大家推荐一些世界HipHop大咖。





America 


作为嘻哈发源地,美国元老级和顶尖的Rapper数不胜数,而Jay-Z和Eminem则是当代黑人和白人的代表。



Jay-Z:美国嘻哈教父,在纽约布鲁克林区的玛西公屋区长大,歌手生涯共发行了17张大碟,全球销量达到7500万。在 Billboard 专辑榜上的冠军专辑数达14 张(历史第二,超越猫王,仅次于披头士),而他的音乐作品共获得21项格莱美奖。Jay-Z被MTV评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说唱歌手”第一名。


Eminem:他的音乐多次获格莱美最佳Rap歌手和最佳Rap专辑奖。2002年埃米纳姆出演了电影《8 英里》,这部影片是艾米纳姆的自传影片,讲述的是他在踏上rap界道路上所面对的种种烦恼和困扰。片中的《Lose Yourself》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2011年8月,《滚石》将其评选为“嘻哈之王”。


Korea

嘻哈在韩国至今已经风靡了20年,尤其是综艺《show me the money》的火爆让嘻哈在韩国的接受度大大提升。


Tiger JK:韩国最著名的HipHop歌手之一,前音乐组合Drunken Tiger成员,他和他的团队被认为是韩国HipHop界的先驱。青少年时代在洛杉矶目击了非裔和韩裔美国人的暴力冲突后,立志于用音乐来弥合种族之间的沟壑。


Tablo:韩国实力派HipHop组合Epik High队长兼主唱。在韩国最先是以地下说唱乐团的身份开始的。他的歌被称为诗一般的Rap,旋律性也很好。Epik high从地下HipHop起步做到如今的位置,绝对算是韩国HipHop界的前辈 。



G-Dragon 权志龙:组合Bigbang队长,8岁开始接触HipHop,13岁参与大韩民国 Hiphop专辑,并且包揽词曲创作,韩国史上最年轻的rapper。未出道前也在地下作为rapper活动,曾经以为自己是要和Bigbang太阳两作为hiphop二人组出道。偶像中,版权费第一位,韩国史上最年轻的“年度十大作曲家”之一。


Japan

在日本的嘻哈文化中舞蹈比Rap、涂鸦地位更高,因为对他们来说舞蹈没有语言的界限。


Zeebra :横井英之,是日本嘻哈录音艺术家和DJ,Zeebra于1993年开始嘻哈生涯,加入了说唱组Giddra国王。Zeebra与他的小组国王吉达尔一起在日本嘻哈舞台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Canada

由于地理位置的优势,美国的嘻哈文化很快蔓延到了加拿大,音乐人也较多到美国发展。


Drake:加拿大说唱歌手、演员。Drake自诩为“首个说唱俱佳的歌手”,他的HipHop音乐风格更贴近流行歌曲,无疑更容易被大众接纳,有乐迷就称他为说唱界的泰勒·斯威夫特。


Singapore

新加坡出名的流行音乐人不少,如林俊杰、孙燕姿,但内地听众熟悉的Rapper不多。



陈奂仁:新加坡词作家、作曲家及歌手。曾在农夫、陈冠希等HipHop歌手的作品中唱普通话的部分。和欧阳靖在多首作品中有过合作。2010年,陈奂仁获得香港“劲爆HipHop歌手”奖项,在嘻哈圈中也属于导师级的人物。2017年作为“大魔王”参加《中国有嘻哈》。


文丨莫兰 姜一朗

编辑丨李雨霏

部分摄影 | 李英武

(本文转载自:北京青年周刊)




点击“阅读原文”

观看周艺轩最新力作

安利XS《生活也嘻哈》


更  多    点

直接点击即可查看


《中国有嘻哈》辉子:唱一句京腔HipHop

Gai爷告诉你:你要买iPhone X,没钱咋个整?

《中国有嘻哈》欧阳靖&卓卓首发合作新曲

VAVA就这样惜别嘻哈总决赛舞台?

吴亦凡 , 入职爱奇艺了,吴亦凡工位大起底~

skrskr,PGone上怼天下怼地,竟然是因为她...

嘻哈教父带你展开一段赛车跑道上的freestyle!

燃!当品牌营销进了嘻哈界 我说爆款 你有yo~



@爱奇艺生活家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