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幻音音乐分享组

【岁月如歌】樊晓璇 :追星那些事儿

武穴文联2019-06-10 20:39:58

提示:点击上方"武穴文联"↑免费订阅本微信公众号


追星那些事儿


武穴中学   樊晓璇 


        女儿喜欢Bigbang,准确地说,应该是迷恋,算得上是这个韩国偶像团体的迷妹,拥有当今疯狂粉丝们所具有的一切特征,经常向面无表情的我诉说心中偶像们的琐碎动态,暑假期间,还逼着我倾听小鲜肉们一首首不悦我耳不得我心的流行歌曲,且痴痴傻傻熬到深夜守在电脑前,万分激动地抢着偶像们在哈尔滨举行的告别演唱会的门票,并且一举成功(后被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退),从此练就一门"旋风金手指"神功,每每家族群里下红包雨之时,我们通常拼尽全力也只有一旁干瞪眼,沮丧地围观她手舞足蹈,傲视群雄,婀娜多姿,风雅独步。某天去良品铺子买吃食时,突然瞥见货架上的一盒红色桶装方便面,她惊喜狅呼:"哇,权志龙吃过这个,权志龙吃过这个!"惹得一旁的牛牛挤眉弄眼,复读机似的鹦鹉学舌。



        后来,我一脸不解地询问:"究竟喜欢他们什么?"面对低头笑而不言的她,我只好自答:"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她连连点头,心有戚戚焉地说:"你居然知道这个!"令人欣慰的是,为了偶像们的一首"世界上最好听的慢歌",她不辞辛苦地淘来钢琴乐谱,冒着炎炎烈日被晒黑的巨大风险,去打印店打印,回家翻开蒙了灰尘的钢琴盖儿,一脸陶醉地演奏起来,果然,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年幼的儿子也有自己的idol,那便是TFBOYS,六岁时,就拼命扯着鸭公破锣嗓子,学唱着《大梦想家》,也逼着我为他在手机上下载,说起易烊千玺、王源、王俊凯们,如数家珍,上次居然还和侄儿张航源相约,暑期要去四川旅游,因为他们的偶像正在那里读大学,大人们规劝他们说,偶像也是要放暑假的呀,这才黯然作罢。
       儿女们的世界我不明白,但我懂。相比了无生趣,生无可恋,我当然喜欢他们过着"有人爱"的日子,心中爱着别人,也顺便被别的人爱一爱,还蛮是不错。 



       青春年少时,我也追过星,一个不属一线的男明星,他叫黄元申,八十年代曾风靡一时的香港版电视连续剧《霍元甲》中霍元甲的扮演者,那是一个儒雅成熟的深情满满的中年男子,举手投足一招一式尽是飘逸,爱极了他身上的那种自然的轻淡恬静。因为他,我附带地喜欢上了长着一张苦瓜脸的赵倩男的饰演者米雪,还有大头大脸留着稀疏头发的陈真梁小龙,真的是无怨无悔地做到了"爱他所爱",比起《上海滩》中的周润发,他明显缺少英俊帅气,但让我诧异的是,为什么潇潇洒洒的周润发丝毫不能让我动心,后来想明白了,我通常无感于精致,不喜欢无可挑剔的美,显得虚假不真实。十几岁时的我曾无数次想象着黄的日常生活,心里写着他的名字,不厌其烦数着他名字的笔画,甚至当时暗自责怪父亲给我取的名字的笔画数,为什么不能跟偶像不谋而合?光芒万丈的他已经结婚了,他的妻子该是怎样的人间绝色?每当电视机里响起熟悉的旋律"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时,建行宿舍三楼会议室里人满为患,我端坐前排,两眼放光,小脸通红,现在知道,那叫青春的荷尔蒙在迸发。多年以后,功夫巨星李连杰版的霍元甲,居然让我提不起哪怕半点的兴趣,我内心知道,我对霍的深情已被那个叫做黄元申的男人提前透支,挥霍殆尽了。历尽沧桑的黄,最后出家了,做了一名苦行僧,于是我所有关于他的青春记忆也伴着古老寺庙的一缕缕钟声,随风而逝,云消雾散于崇山峻岭之间。从此以后,我不再如此,迷恋任何一位明星。
        现在想来,还是怀念那段"有人爱"的日子! 




作者:樊晓璇 (武穴中学)

策划、编辑:雷世达  江 帅


欢迎大家向“武穴文联”微信公众平台投稿!

投稿邮箱:16192834@qq.com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