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幻音音乐分享组

只有我不存在的ACG世界

要吃小饼干2019-06-23 01:38:01

// 时间:2017年4月1日

// 事件:2018一月新番咨询

// “四格漫画《星色girl drop》讲述了高二学生平大地与成为偶像回乡后的未婚妻之间的搞笑恋爱故事,近日官方宣布本作将动画化,并将于2017年10月开播,同时公开了主要人设。”


噢,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偶像恋爱动画嘛……

emmmmmmmmmmm日常系福利??

 


// 时间:2017年4月2日

// 事件:2018一月新番咨询

// 怎么肥四昨天不是才宣布动画化企划吗?难道第二天就要跳票??

// 星色girl drop放出官宣图:


(holyshit!!)

 


// 时间:2018年1月7日

// 事件:打开pop team epic第一集,开始观看



好像挺正常的???




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要看见你你走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狗屎动画……就为了这么骗你一下,做了一个美丽的开头,花大价钱请来了当红CV,还制作了一个一分半钟的OP影像,还专门编了偶像曲子……

这一切,就为了在这一瞬间打爆你的脸,皮那么一下。



《星色girl drop》只存在于开头和OP里。当OP结束后,你将面临十多分钟的大脑酷刑,直到下集预告,星色girldrop才会再度出现。

这已经不仅仅是OP欺诈的程度了啊!!!

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这部动画就是在拧着观众的脖子,不停地问你:“开不开心啊?好不好玩啊?又不有趣啊?喜欢粪作吗?屎好不好吃呀?吗?



是的。这部动画,没有任何剧情,不存在任何连贯要素。从头到尾,都只是各种不知道能不能称得上是搞笑的四格神经病小片段,这些充斥着现代死宅估计极难理解的NETA的片段与片段组合起来拼凑成了12分钟的动画——然后来一个“再放送”把—同—样—的—内—容—再—放—一—遍—,最终达成24分钟,哇塞!刚好有一集的长度了!

不过,虽然是第一遍和第二遍看起来像是一毛一样(实际上就是一毛一样),但两部分的声优和一些细节会有变化,所以就算看两遍也不会让人觉得烦躁。

……大、大概吧……

如果你有幸想去目睹一下这部一月霸权、人类痛经,我觉得只会有两种结果——要不就是觉得有趣到爆,要不然就是生气大暴怒一拳打爆屏幕。



一部分观众可能会觉得这部动画很好玩,其中富有娱乐精神的人(比如我)会在评分页面给它打低分,美其名曰“反向霸权”。而以严肃视角来思考的人根本不能理解这种狂欢到底有什么意思,会觉得这不就是犯贱吗,甚至会认为这种粪动画是业界毒瘤,为了产业的良性发展应该予以清除。

对于这一观点我们是支持的,不是因为我们觉得它有道理,而是因为支持反对正是娱乐精神的体现。

 


从bilibili到youtube,从pixiv到niconico,人们正在享受这样一场pop team epic赐予的娱乐狂欢。当人们戴着pop子面具冲天竖起中指,你很难不去惊讶为什么这样一个看起来如此“粪”的动画会掀起意料之外的风浪。


我们不妨从远一点的地方说起。

2018年,一款名叫《旅行青蛙》的游戏在大陆爆红,而在这款游戏红遍大江南北之前,一款名为《恋与制作人》的乙女向手游更是宣告了新一轮氪金霸主的到来。在社会压力持续激增、阶级矛盾更加凸出的今天,类似以上两款游戏几乎代表了现代人(多指年轻人)满足内心诉求的最直接方式——“佛系”“玛丽苏”,尽管这种价值取向与主流观念格格不入。

生存压力是现代人(多指年轻人)甩不掉的重量,这促使绝大部分青年只能选择在反复焦虑之中自我放纵——因为跳出网络的圈子,周围的空气已然令人感到窒息。

诸如pop team epic一样的娱乐炸弹是具有颠覆性的。很多时候我们不能要求已经被现实生活积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年轻人们还能够静静欣赏一部动画,去分析作者试图传达的信息、欣赏作品的内涵、赞叹它的表达方式与演出效果,这等耗费精力的活动断然是不可能被接受的(这也是京阿尼近年来始终差一步霸权的根本原因)。而pop式的营销娱乐是快捷的,人们不需要对梗进行吸收和消化,换言之,你只要做好一个完成“抛梗—接梗”的中转角色(狂欢者)就足够了。


本作堆梗的方式也完全抛弃了故事性的一般思路,观众能看到的只有一堆如同残渣般蜷曲在碎片中的乐子。从这个角度来说它是真正的粪作,其他作品再屎至少还尝试给你讲故事,popteamepic干脆连包装都不要了,直接把屎扔到你面前,爱吃不吃。


但是仅靠虐待观众观众自身的生存需求是吸引不了这么多关注的,它真正厉害的地方在于病毒式的营销。pop子动画本身没有任何意义,但“pop子现象”是有意义的。换句话说,这部动画的意义不在动画之中,而在于制作组和观众的粪作精神

(有个专有名词叫KUSO精神,但我还是喜欢叫它粪作精神。因为粪作听起来就很带感啊~~)


理论上所有的作品都需要为欣赏者带来意义,以往的大部分作品是依靠作者创作的内容来确定这个意义,但pop team epic不同,它摒弃了传统上本应该是重点的作者创造部分,而把意义的生产几乎全部交给了观众。这和当代网络上的玩梗文化很像,一旦梗被创造出来就不属于创作者了,玩家可以在任何他想使用的语境下自由使用梗,同时也通过语境与话语的互动为这个梗附加了更多意义(最简单的例子是“冥土追魂黄旭东”,冥土追魂来自魔禁、是个很牛X的医生,黄旭东来自电竞圈、是个很牛X的毒奶,两个毫不相关的梗在传播中融合成为了一个“新梗”)。实际上pop子也确实成为了病毒般的玩梗主体,以粤语表情包(这又是典型的观众再创作与意义的再赋予)的形式在中国的各个网络论坛中出没。


这个思路非常先锋,啪啪啪打了作者中心论和文本中心论观众的脸(可能我也是被打脸的那一个),逼着他们要么滚蛋要么以读者中心论来思考,然后加入pop team epic的网络狂欢。这种粪作精神不光代表着制作人对于套路式创作的文化垃圾的否定(大概吧!),更像是对于消费社会本身存在于群众和创作人之间反馈的一种否定(这句话是抄的!)。pop team epic把神作竞争者的脸打得和自己的知名度一样火热,告诫后者达不到艺术的高度就不要胡乱高深;随后白眼一翻又开始打观众的脸:诶嘿我就喂屎给你吃,你还吃得津津有味,吃完了说这屎真TM难吃结果下一集还来吃。pop子就这样从一部粪作升华为了通过戏仿嘲讽业界扭曲现象的荒诞主义动画,用无意义来说明意义的虚无性——“那么多内涵深刻(大雾)的动画都没我一垃圾粪作引人注目,挖掘意义有什么用?”


于是乎,在我们看完一集pop team epic之后一度失去言语的片刻,不得不开始一些哲♂学上的思考:没有意义也就拥有了全部的意义,那我要不要加入pop子的狂欢呢?

 


(……我吹了半天,都不知道我到底在吹什么。因为我突然就觉得吹这部动画的自己好空虚。我到底为什么要去吹一坨粪呢?这粪看起来是粪,咬下去才知道真的是粪。好强啊!)

 


 (传说中的反向作画崩坏,典型的观众再创作


0安忍不动的呓语01:

实际上无论你生不生气,都会陷入这部动画的逻辑怪圈里,你如果生气了,这部动画的意义就在于嘲讽你把一个虚无的娱乐品当成有价值的东西;如果你没有生气,这部动画的意义也存在了,就是通过这种无聊的娱乐使你发笑。

所以你生气了吗?


0安忍不动的呓语02:

热烈庆祝终于有一篇推送成功突破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