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幻音音乐分享组

GAI终于走上了他想走的路

码戏团2019-05-23 16:34:02



《歌手2018》的第一期比赛,GAI(周延)获得了第三名,这个位置挺好,很适合他。


毕竟他已经不是那个在《中国有嘻哈》里扬言要让其他歌手死得很难看的那个GAI了。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在比赛前的选手介绍里,制作人刘洲称赞GAI说:


“他是中国人自己的说唱体系。”



这个细节之所以有趣,是因为GAI的中国风说唱体系,正是被刘洲亲手结束的。


之前提到GAI,大家的印象就停留在方言说唱,以及在《中国有嘻哈》里那个前脚跟PGone死磕,后脚就宣传爱与和平的样子。


至于他的说唱,则是那首改编的《苦行僧》尤为记忆深刻。



那首歌的比赛版本编曲,刚好就是刘洲。那个时候刘洲已经签了GAI,从后来的选曲就能看出,他们已经是一心想洗白之前痞气十足的形象,决心冲上主流了。


GAI的《苦行僧》有一个现场版本,特别燃,是他还在小场子里混迹时录的。


在那首歌的间隙,GAI问大家可不可以把手机拿出来,给自己录点视频。这句话说到最后的时候,GAI自己都笑了。


现在GAI终于不用求大家录视频帮他宣传了,成群的媒体排着队要主动采访他,他终于圆了梦。


可是如果你听过那个现场版本的《苦行僧》,再回去看比赛,就能明显地感觉到,那股GAI特有的中国说唱,味道已经变了。



这种改变不仅仅是一系列的“禁词”所带来的,而是说那种畏手畏脚的状态。


GAI是那种在底层苦苦挣扎,就为了有朝一日能混上主流舞台的人。


在节目里充满杀气,在微博上怼天怼地,和圈里的人四处树敌,在路人的眼里满目疮痍。


所有的这些,在后来他接受采访时都回答得很清楚。


主持人问他,你后来和那些你憎恶的idol说唱歌手怎么样了,有什么冲突吗。


GAI说,“没有,我们私下也都是朋友,相处的都挺好的。”


然后主持人问他,为什么对偶像歌手充满敌意,他说是因为资源。



充满敌意的言辞就是吸引流量的根本,而台下的相互友好就是打开道路的关键,在GAI看来,这些都是资源,是自己要把握住的资源。


所以他在《蒙面歌王》上,说出那句:“台上做戏,台下做人”的时候,大家没有人觉得他虚伪,反而觉得他真实。


他把渴望成功的所有表情都挂在脸上,人们看久了,自然也就认同了,甚至在心底里,还有点期待他能成功。


在这档网综火起来之前,GAI只是个在酒吧驻场的小歌手,自然不可能天天那么燥,也要唱点情歌之类的。


所以网上有很多他翻唱的流行歌曲,听一听会觉得,还真有点那个意思。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翻唱的热狗的《九局下半》,里面有一句歌词是:


“23岁的九局下半,转啊转,我把帽子反戴,还在期待逆转。”


九局下半是指棒球比赛常规时间的最后一个半局,是挽回局势的最后一次机会。


GAI偷偷的把歌词改成了“28岁的九局下半”,借此来映射自己。


所以他的“还在期待逆转”就更令人心软,23岁有点无病呻吟,可28岁还没出名的GAI,语气里则充满了对逆转的无望。



之前PGone霸占热搜的时候,GAI因祸得福,因为在《我要上春晚》上向女友求婚而被顶上了热搜。


很多人借此来表达两者的高下之比。


这倒大可不必,老道有一段话总结的挺有道理的:



在这一点上,大部分的说唱歌手都很令老道失望。


PGone霸着“畅所欲言”,GAI守着“装聋作哑”,两个人各走一个极端,中间的巨大夹层,还是在靠地下rapper苦苦支撑着。


GAI在各种节目上表达出来的那种孝顺,谦卑,尊重和“萌”,都是圈粉的必要条件。我不信他天生会这些,我也不信这就是他喜欢的样子。


可是这是他成名的要素,而他喜欢成名的样子,所以四舍五入,可以算作心想事成了吧。


实际上在对手的神助攻和整个说唱圈子的突然消沉之间,人们亟需一个这样的角色来证明自己的眼光,证明自己没有看错那些rapper,没有跟错潮流。


在这样的心理预设下,但凡有一点作品的,都可以被捧到这个位置,更何况GAI的作品还不止一点,质量也不低。


于是水到渠成,上春晚,上天天向上,上蒙面歌王,上歌手。


很多人说GAI是运气好,搭上了顺风车,从此一帆风顺,完成了很多主流歌手一辈子都没办法完成的目标。


其实不是的。


如果有一个歌手行业的横切面,你会看见,地面之上之下的两拨人都在费力地往前爬,最后能登天的,没有哪个能少走一步路。



说回GAI的中国风说唱,在网易云上因为版权问题,很多人每天都在求GAI的《垃圾话》《苦行僧》《空城计》三部曲,说是最能代表他的三首歌,每天都要循环一遍。


甚至你去看GAI为广告做的那些歌,也有很多人赞不绝口,不断感叹可惜了这首歌,便宜了这个广告主。


无论里面的粉丝成分是怎样的,这些表扬也不算言过其实,还可以接受。


可是在《歌手》里的那首《沧海一声笑》,受到了大家一度的好评,甚至耳帝说因为这首歌的震撼,而觉得结石姐有点一般。


这就是吹牛不上税,夸得有点过了。


《歌手》舞台上的这次表演,应该算是我听过的GAI的现场里,最差劲的一次。


说是高亢大气吧,主要是靠后面的两面鼓撑着,说是端庄典雅吧,旁边的琵琶师是主要功劳,说是逍遥自在吧,除了歌词里强行带出来的“逍遥”,实在是体会不到了。


这就是刘洲调教出来的GAI,符合主流审美,把一些充满国风的词揉捏在一起,然后配个古风歌曲的间奏,加上点古典乐器,中间时不时地让GAI说唱两句,就是中国自己的说唱了。


GAI当初在唱“BC-TRAP我眼光不在中国”的时候,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眼光在被刘洲锁定的那一刻,就暗淡下去了。



GAI的中国说唱是什么呢?


是“槟榔配烟,所以法力无边”;是“善人的包容是畜生的乐园,我命都不要的人你跟我说钱”;是“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碎银几两”。


说白了,是“老子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


那是专属于还没成名,一心想成名时期的GAI的,也是属于很多个社会底端的人,在要不要与这个世界和解的思考中,不断纠结反复的心情。


一面要舍我其谁,江湖路远,另一面又要获得更多,善恶兼存。


这一切在GAI如愿成名之后,自然就烟消云散了,他把《火锅底料》改得喜庆十足地去上春晚,也把《颜如玉》里对女朋友的思念,揉在《爱如潮水》里博得蒙面评委的认可。


总是有点惋惜的,但主要还是满足,像是看着一个人苦苦挣扎着要上岸,在水里的姿态已经提供了足够多的素材,来让人们唏嘘,所以他终于上岸的时候,旁边的人便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祝福。


前两天和朋友讨论PGone的时候,无意间流露出了对GAI的喜爱,朋友立即说,GAI也没好到哪去,黑料也多着呢,也就是吃相好看一点而已。


无法辩驳,确实如此。


可这个世界,吃相好看的人,总是值得点好的结果吧。


GAI终于如愿走上了他想走的路,后面紧跟着一群人,说他向主流投诚,也说他背信弃义。


可他终究是完成了九局下半的逆转。


GAI在《虎山行》里唱:


“我保证退休前,想一个最周全,做一个最悠闲的周延。”



这句歌词他已经实现了1/3,好消息是这1/3不是退休,可坏消息是,这1/3也不是悠闲。


不是就不是吧,毕竟江湖路远,不见月黑风高,这条路,应该就是他想要悟出的此道吧。


巧的是,他在歌手里的表现,我最喜欢的一句歌词就是:


“选哪条路都不好走,啥子命我都不抗拒。”



PS:送你们一张GAI最霸气的照片。